集群搜索
當前位置:首頁 > 網上服務 > 便民提示
“鑰匙樹”的自述
發布時間: 2020-09-03 16:10:19

我是站在市區西體育場北門口西側的一棵樹。我面貌普通,可是總有人喜歡叫我“鑰匙樹”。到底為啥呢?這還得從我身上那串特殊的“掛飾”說起。

其實這串“掛飾”很簡單,就是一根稍粗的鐵絲上串了一串“配件”。給我做這串“掛飾”的人,是西體育場北門的保安。“掛飾”上的“配件”,則是由不知名的好心人“湊”的。

聰明的你也許猜到了,我說的“掛飾”其實是由鐵絲串起來的一串串鑰匙。

西體育場是大人喜歡的鍛煉場地,也是孩子們喜愛的游戲樂園。不管是白天還是傍晚,都會有很多人來這里玩。

也許是大家玩得比較投入,隨身帶的鑰匙丟了都不知道。也許是因為天黑,他們找了好久也沒找到。

有粗心的人,就有細心的人。他們把散落在球場上、跑道上、地磚上的一串串鑰匙撿起來,苦尋失主無果后,只能委托門口的保安保管并幫助尋找失主。

一串、兩串、三串……保安拿著手里越來越多的鑰匙發了愁:僅1個多月的工夫,他們手里的鑰匙由最開始的1串變成了9串。

得想法讓這些鑰匙引起人們注意。只有引人注意了,才能幫它們“找家”。

讓保安拿著它們圍著人群轉圈的做法顯然行不通。

既然不能“動”,那就只能來“靜”的了——一位保安看來看去,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。我在打盹的時候,聽到身邊傳來一陣嘩啦嘩啦的響聲。

我睜眼一瞧,發現那位保安正和同事用一根鐵絲串鑰匙。還沒等我回過味來,那根串著鑰匙的鐵絲就圍在了我的腰上。

我低頭一瞅:好家伙,鐵絲上不僅有各式鑰匙和掛飾,還有好幾個藍牙扣……只聽那幾位保安念念叨叨地說:“很多人進出都過這兒。看到樹上‘長’鑰匙,他們肯定會感到很新奇。這樣一來,就方便找失主啦!”

其實,被送到保安手里來的,除了鑰匙,還有人們撿到的身份證、敬老卡和會員卡等。這些身份證的主人分別是運河區市供銷社家屬院的趙致遠、運河區團結小區的周煜雯、滄縣興濟鎮南堤村的胡建武。敬老卡的主人是張連芬。

因為它們不能打孔串在鐵絲上,所以只能在保安亭里眼巴巴地等主人來尋。

親愛的朋友,您能幫它們找到主人嗎?

(來源:滄州晚報)

關于本站      聯系我們      法律聲明      網站地圖
红牛彩票-首页